安东尼奥尼的电影影响了中国几代电影导演,而他本人也和中国电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72年,他来到中国拍摄了纪录片《中国》,用镜头记录了那个特定年代。这部纪录片对许多中国导演来讲,既是学习的摹本,又是有关安东尼奥尼记忆的引子。

2004年9月11日,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海平称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这一天清晨,他们应邀与安东尼奥尼及他的妻子恩丽卡见面,成为了第一位采访安东尼奥尼的中国人。刘海平回忆说在酒店见面是安东尼奥尼的夫人建议的,因为她觉得在客房里采访不礼貌,所以建议在酒店找一个大的空间,最后酒店经理把豪华的皇帝宫借给了他们。谈起第一面,刘海平说:“当时我们还在摆弄采访装备,突然发现安东尼奥尼就在身后,我们连忙拎着机器走向他,结果看到他的眼中已经噙满泪水。”

刘海平说,安东尼奥尼对中国非常有感情:“我才跟他说我来是想问候您,他就牵住我爱人的手使劲摇。我能感觉得出来,已经中风的他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我爱人拿出了儿时的照片,他终于在32年后又看到了他当年拍摄的中国,当想到当年2岁的孩子现在已34岁了时,他大哭起来,我们两人的情绪在这一刻都很失控。”

当时恩丽卡也非常激动,因为恩丽卡作为安东尼奥尼的助手,在1972年陪同他来中国拍摄了纪录片《中国》:“恩丽卡告诉我们,在去中国前的4个月他们才刚刚认识,那时她还是一个学生,中国之行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次温馨的蜜月之行。”在中国拍摄纪录片的时间里,思丽卡陪安东尼奥尼去了中阿公社、天坛,回到意大利之后,中国的一段旅程成为他们珍贵的记忆。

“难道你说的不是伯格曼么?”电话那头的章家瑞导演是通过记者的电话才知道安东尼奥尼去世的消息,他显然不能相信两位电影大师接连离世的事实。

章家瑞的电影《芳香之旅》正是向安东尼奥尼致敬的作品,片中长途客车的样式、当年人说话的口气、甚至那一片油菜花田野的风貌,都是根据安东尼奥尼的《中国》“拷贝”的。章家瑞说:“我当初原本希望给《芳香之旅》打上以此片献给安东尼奥尼的字幕,可惜最后时刻没有实现。”然而,对他来说,最遗憾的却是安东尼奥尼没看到《芳香之旅》:“我们制作了一个特别的拷贝送到意大利,也托朋友联系到了他,可是他已经瘫痪很久了,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据我所知他也知道我们要给他送去这部电影,我想这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

正在为影片《无用》参赛威尼斯电影节而准备的贾樟柯,得知安东尼奥尼辞世的消息后心情非常低落,在他的心目中,安东尼奥尼一直是一个睿智而慈祥的老人:“多年前在看《奇遇》时,主人公的一句台词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妈妈,我现在熟人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那时候我就察觉到安东尼奥尼是如此敏感而睿智的一个人。”

对于安东尼奥尼在中国拍摄的纪录片《中国》,贾樟柯同样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应该感谢安东尼奥尼留下了这样一部记录文革时期中国真实影像的电影。他的影像是如此真实,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有可能去了解那个年代的真实环境,我们都应该感谢他,而这也使他与我们这些影像工作者保持了内在的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