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地时间7日,美国纽约市长、人艾瑞克·亚当斯(Eric Adams)在纽新港务局客运总站迎接得克萨斯州“送往”纽约市的一批寻求庇护者,表示纽约市将努力解决问题,但谴责了得克萨斯州长、共和党人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的做法。

在客运站时,亚当斯称,得克萨斯州通过诱骗、强迫等手段,包长途客车运送这14人前往纽约。他表示,阿博特的做法,有违美国 “始终欢迎逃离迫害的人”的价值观,是非常“可怕”的。他还表示,自己已向联邦政府请求更多资源,帮助纽约市应对该危机。

8日,白宫发言人卡里娜·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正向援助移民的非政府组织提供补助资金,白宫一直在与亚当斯团队保持密切联系。她多次强调,核心问题在于阿博特决定派送移民,以图“玩弄政治为自己谋利”。

针对亚当斯的谴责,阿博特表示,亚当斯从未谴责过拜登将移民包机飞至纽约的(例行)做法,而真正“可怕”的是拜登政府“放进约200万非法移民”。

一个专注于揭露左翼人士双标的账号挖出了亚当斯去年的推特,当时他曾骄傲地表示,在自己任下纽约市将庇护移民。

在2021财年,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美墨边境逮捕了超170万非法入境人员,创历史新高。根据雪城大学的事务记录访问信息中心(TRAC)数据,截至今年6月,美国共有182万移民在等待移民法院裁决,决定将相关人员驱逐出境还是允许暂留。得克萨斯州送往纽约市等地的移民,就属于这182万人的一员,等待自己庇护案件审理日期。目前,案件平均审理等待时长超过2年,有个别案例甚至要等10年。

在4月1日,拜登宣布将在5月23日终止前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3月开始实施的“第42条”疫情防控政策中的移民款项,这条要求美国政府立刻遣返在边境发现的大部分可能携带病毒的移民。该政策被美国左翼和人权组织批评为与疫情防控实际上无关,只是给“仇视移民”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但是,许多共和党控制的州政府不这么认为,他们担心撤销相关政策将加剧已经十分严峻的移民问题。在4月6日,阿博特宣布,考虑到撤销“第42条”后,可能每日新增1.8万非法入境人员,而得克萨斯州没有接纳这么多人的能力,将开始向美国首都华盛顿等地派送等待案件审理的移民。同处美墨边境的亚利桑那州随后也宣布类似的政策。

因程序问题,拜登撤销“第42条”中的移民款项计划被法院5月20日驳回,但是阿博特并未因此放弃自己的计划,反而将其规模扩大。他在8月5日宣布,首批送往纽约市的难民已抵目的地,并表示“纽约市是这些移民的理想目的地,他们可以享受亚当斯吹嘘纽约这个‘庇护城市’所有的丰富城市服务和住房。我希望他(亚当斯)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张开双臂欢迎所有的移民’,使我们被挤得喘不过气来的边境城镇能够得到缓解。”

阿博特引用的是亚当斯7月21日的说法。当天,亚当斯承认在7月17日晚,四个移民家庭未能在纽约市法律规定的时间内被接纳入城市收容所,这是2014年以来纽约市第一次未能履行该市规定的“住所权”要求,即市政府有义务保证所有人每晚都有住所。亚当斯表示,纽约市面临的困境源于得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巴士送来的移民,但是纽约市将迎难而上,继续“张开双臂欢迎所有的移民”,不会因阿博特的“政治作秀”而自乱阵脚。

纽约市数十年以来都是一个“庇护城市”,即限制与联邦政府就非法移民事务的合作,以庇护潜在非法移民与他们的家庭。

为了应对“住所权”面临的问题,亚当斯在8月1日启动了紧急状态,以便有关部门绕过一些繁琐的规章制度,加快设立新的收容所。自年初以来,纽约市收容的人数已增加了5600多人,超过原数的10%,且正在迅速攀升,总数中包括了4000名寻求庇护者。

对于亚当斯的指责,阿博特22日表示,自己当时尚未开始向纽约市派送移民,且亚当斯不应找自己“讨说法”,而应找本应处理移民问题的拜登。亚利桑那州也表示,自己尚未向纽约市派送移民。8月1日,阿博特还致函邀请亚当斯和华盛顿市长穆丽尔·鲍泽(Muriel Bowser)前往美墨边境目睹其在拜登任下的“严峻局势”。两人均拒绝该邀请。

根据“政客”杂志7月24日公布的民调,在移民问题上,拜登的支持率仅30%,比他在同一民调中的总体支持率低7个百分点。

更早面临得州移民派送的首都华盛顿市无力应对送来的数千移民,向位于同市的联邦政府寻求国民警卫队帮助,但是5日遭拒,因为美国国防部认为华盛顿市可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足够的资源,且响应该请求可能“对警卫队组织和成员带来消极影响”。分析称,许多移民在华盛顿市无法获得妥善收容后,选择自行前往其他有收容及庇护政策的城市,包括纽约。

阿博特在今年5月的得克萨斯州初选中面临了多名从自己右翼发动攻击的挑战者,他们指出,最近两年,得州在其任下屡次移民问题爆发、因气象因素断电,而阿博特本人也认为被他们认为“立场不够坚定”。

面对党内质疑声音,阿博特在拜登上台后不久就宣布了应对非法移民的“孤星行动”,动员1万当地军人。据阿博特6日通报,目前该计划已抓获29万移民,缴获3亿多剂芬太尼,并派送了6500名移民至华盛顿和纽约。白宫发言人让-皮埃尔8日称阿博特派送移民的方案已耗费得州纳税者150万美元,但是相对于处理得州的其他问题,尤其是错综复杂的供电问题,派送移民成本更低且更易于宣传。

亚当斯面临的政治局势更为严峻。去年上台之前,亚当斯将自己标榜为内的温和派,承诺打击犯罪和无家可归现象,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当时,党内进步派就批评此举将针对,但此后数月间这些问题并未得到解决,使得其他市民也对其逐渐丧失信心。根据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6月7日公布的民调,亚当斯支持率跌至29%,而76%的纽约市民担心自己可能被遭受暴力犯罪。

据《》7月25日报道,许多无家可归者群体的代言人认为,亚当斯将收容所人口的激增全部归咎于移民,“甩锅”阿博特的策略是在扭曲事实,掩盖自己没能建造足够的收容房屋或制止攀升的房租价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